誰在撬動原油美元的市場地位?

誰在撬動原油美元的市場地位?

美國在本周一(11月5日)正式重啓對伊朗的原油制裁,雖近期油價出現下跌,但市場分析稱,現在的關鍵問題(石油供應)是豁免政策180天到期後全球石油市場將會發生什麼。同時,這也讓市場猜測美國接下來到底會採取何種具體措施來打壓油價,於是戰略石油儲備再次成為了關註焦點。

事實上,我們也多次強調,以黑色黃金(石油)為代表的世界經濟領域,目前,還沒有哪種商品可以與之相提並論,然而我們一直不曾獲取這顆皇冠上的寶石——國際原油定價權。

同時,另一面,對於經濟體系來說,原油儲備量更是不可缺少的經濟血液,要知道,戰略石油儲備對保證經濟各個部門的能源供給及穩定油價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義。

但可喜的是,現在,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自今年3月橫空出世後,我們註意到,日成交量表現強勁,並已經開始帶動歐美等市場夜盤的活躍度,甚至都讓美國交易員終於要頻繁盯的人民幣原油期貨的夜盤了,因為,以前亞洲時段的交易往往比較泠清。

路透社也在數周前稱,“人民幣原油期貨在國際上的存在感不斷上升,正在削弱石油美元的市場地位”。該外媒進一步稱,接下去,中國擬即將用人民幣大規糢購買進口石油,至此,意味著原油貨幣新星“石油人民幣”正在悄然升起。

那麼,若出現石油供應中斷等緊急情況下,中國戰略石油儲備夠用多少天?但我們也註意到,中國的油儲一直鮮有公布,同時,多年以來,這自然就引起了一些外媒和包括美、日等國際石油公司的猜測。

數據顯示,據路透社在今年初援引的國際石油組織的預估統計,目前石油儲備最多的是日本,包括國外石油企業所有的石油供應中斷,即便是本國石油企業不開工的情況下,美國約可以支撐約149天,德國為100天,而日本則足夠支撐到197天。

據里昂證券分析師此前預計,中國目前的戰略石油儲備約為40-50天,不過,據新華OGP在2018年6月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4月末商業原油庫存環比增長1.3%,但並未公布具體庫存規糢,所以難以估算實際石油需求。

但我們能查到的是2017年5月商務部在其網站上發布的一則消息稱,中國原油儲備已增至3325萬噸,並已建成9大國家儲備基地。

但我們註意到,這個儲備量仍未達到國際能源署規定的戰略石油儲備能力90天的安全線,比如,據中國石油企業協會發布的藍皮書顯示,中國原油對外依存度已連續升至65.4%,而美國历史最高值為66%。

另據西班牙《經濟學家報》援引IEA專家在今年4月發表的報告指出,到2017年12月底,中國戰略石油儲備為2.87億桶,離中國設定的5億桶儲備目標已經完成了57%,而目前速度為每天增加9.5萬桶,增速突然提高了近30%。

而根據《國家石油儲備中長期規劃》,到2020年前,中國要形成相當於100天石油淨進口量的儲備規糢。事實上,近幾年來,中國的石油企業已經開始在全球收購和投資了大量的油氣田,外界普遍認為,大部分的原油實際上是進入了戰略石油儲備中。

與此同時,自2015年以來,中國的石油公司也比較明智的允許一些國家使用石油還貸款的方式來還債,也是賺翻了,而這幾年更是趁著油價低迷獲得了比此前多3倍的原油儲備。同時,正如路透社所分析的那樣,中國或將用人民幣大規糢購買進口石油後,也將幫助中國加快戰略石油儲備速度。

對此,中國泛海研究院能源高級研究員李君臣認為,中國已經成為最大的原油進口國,雖然,人民幣原油期貨已初顯定價功能,但在和全球二大主要國際原油定價基準相比仍然有較大成長空間,正因此,通過定期發布原油進口和儲備數據可以成為逐步建立合理影嚮力的關鍵步驟。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