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大逃亡中的背後被忽略細節

新興市場大逃亡中的背後被忽略細節

華爾街日報在對比研究了近10年來新興市場遭遇的4次大規糢後發現,今年的拋售有3點不同之處。而這其中還蘊含了新興市場是否會繼續暴跌的信號……

今年以來,由於美國利率上升和貿易局勢緊張,新興市場遭受了大規糢拋售。值得註意的是,在過去十年間,新興市場一共遭遇了4次這樣大規糢的拋售。2008年,金融危機引發了新興市場的拋售;2013年的拋售是因為國債收益率上升;2015年則源於對中國經濟增長的擔憂。

這4次的拋售規糢都很大,但華爾街日報在經過對比研究之後發現,今年的新興市場拋售跟其他3次相比,有3點不同之處。

首先,從收益率角度來看,今年的拋售為十年來最慘烈的一次,但其股票和貨幣的下跌卻還遠不及金融危機期間的拋售。相比2013年的“逐漸減少”,今年的拋售看起來更急促,因為市場擔憂美聯儲將削減債券購買量,推高美國利率,損害新興市場債務。但值得註意的是,在2013年的拋售中,以美元等外幣計價的債權損失更大,而在今年的拋售中,表現更差的是以當地貨幣計價的資產。

另一個關鍵的區別在於,這次少數幾個國家承擔了大部分的拋售。瑞銀(UBS)全球宏觀戰略副主管Bhanu Baweja表示,今年以來,在新興市場債券收益率與美國國債收益率之間不斷擴大的差距中,土耳其、阿根廷和委內瑞拉三國就占了35%。Baweja指出:

“其他新興國家因為沒有數量龐大的外債而躲過了一劫。”

這也從側面證明,大部分新興經濟體對外資的依賴有所減少了。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顯示,2017年流向新興市場的海外資本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4.35%,而2007年幾乎為9%。這表明多數新興經濟體更能抵禦外國現金回撤帶來的風險了。IIF全球資本市場副總監Emre Tiftik表示:

“從外資流動角度來看,新興市場現在更加強勁了。”

此外,流入新興市場的現金來源也發生了變化。以前新興市場的貸方主要為銀行,但現在資產管理公司通過購買債券和股票來給新興市場提供更多的資金。這意味著新興市場違約率上升帶來的損失將由資產管理公司和銀行系統共同承擔,因而減少了系統性危機的可能性。但是銀行貸款往往是長期貸款,資金流動不大,而外國投資者卻可以隨時投入或撤回其資金,因而也預示著市場的波動將會更加劇烈。

華爾街日報指出,與2013年一樣,在危機開始之前,資金流量一直處於高位。今年1月的三個月平均淨流量超過400億美元,這突顯了投資者今年的看漲情緒。

現在的問題是,這些流量在未來幾個月是否會像在2008年和2015年那樣變為負值。如果真的變為負值,這可能預示著新興市場資產將面臨進一步貶值。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