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歐元區經濟可能停滯,歐元將受困難重重

明年歐元區經濟可能停滯,歐元將受困難重重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周四(11月8日)預計,歐洲經濟增長前景面臨更大風險,外部環境更加動蕩,歐元區19國的經濟增長可能停滯,因眾多因素影嚮,預計2019年經濟將進一步減弱,所以下調了2019年經濟增長的預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發布的地區展望顯示,因外部環境更加動蕩,貿易緊張和金融狀況趨緊等主要因素,全球經濟逆風,下調了對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預計2018年和2019年的增速將分別為3.7%和0.2%,低於此前的預測。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下調歐元區經濟預測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歐洲和大多數主要經濟體的增長都將放緩,而歐元區經濟增長前景面臨更大風險,外部環境更加動蕩,由於“許多相互關聯的下行風險”,歐元區19國的經濟增長可能停滯,外部環境的支持力度已經減弱,預計2019年將進一步減弱,原因是全球需求放緩、貿易緊張和能源價格上漲, 因此,下調了對歐元區未來的經濟增長的預期,預測2019年增長1.9%,2020年增長1.7%。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5月份的報告中預測,“增長將保持強勁”,2018年將達到2.6%,2019年將達到2.2%。自5月份做出最近一次更為樂觀的預測以來,貿易緊張關系有所加劇,全球金融環境的收緊已令人如釋重負——更不用說歐洲的政治動蕩、結構性改革進展緩慢以及正在進行的英國脫歐談判。

脆弱的新興市場經濟體金融環境趨緊和商業周期趨於成熟,也對經濟活動構成壓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指出,中國經濟增速預計將從2017年的2.8%放緩至2018年的2.3%和2019年的1.9%。

盡管如此,預計該地區多數國家的經濟增長仍將高於潛力,這是由國內需求推動的,而就業和工資增長則為內需提供了支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其最新研究報告中表示:“在短期內,貿易緊張加劇和全球金融狀況急劇收緊,可能削弱投資,並對增長構成壓力。”

與此同時,中期而言,風險源於財政調整和結構性改革的拖延、人口結構挑戰、不平等加劇以及對主流政策的信任度下降。

不達成協議”的英國脫歐為歐元區經濟帶來負面影嚮

此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不達成協議”的英國脫歐將導致英國與歐盟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和非貿易壁壘升高,對經濟增長造成負面影嚮。“不達成協議”的英國脫歐被歸為在沒有達成貿易協議的情況下退出歐盟,並回歸WTO規則的國家。

三菱東京日聯銀行表示如果英國平緩有序脫歐,2019年3月29日第50條期限結束前,歐盟和英國及時完成並立法通過退出協議,作為過渡期協議的一部分,英國直至2020年年底都留在單一市場,並至少在2021年新的未來貿易關系被協商前都留在關稅同盟,英國政府計劃軟化退歐立場,議會支持某種形式的關稅協議,預期英鎊可能會上漲5-10%,英鎊兌美元將升至1.3600-1.4400區域內。

而如果英國無協議脫歐, 英鎊的最差結果是退歐談判破裂,退出談判無法在2019年3月29日之前完成,議會無法通過對任何協議的立法要求,英國將與歐盟依據WTO條款進行貿易,且無過渡期,這將給現有貿易關系和英國經濟帶來最大的負面打擊,預期英鎊可能繼續下跌10-15%,英鎊兌美元可能跌至1.1400-1.2200。
而丹斯克銀行分析師指出,歐元兌英鎊可能在脫歐協議達成後出現膝跳反應,“英國脫歐協議的樂觀預期依然為英鎊帶來支撐,市場預期英國和歐盟官員很快將會宣布脫歐談判取得‘決定性進展’,技術面看,關鍵支撐位於0.87下方(即0.8698),跌破此處將打開英鎊短線進一步升值的空間,盡管如此,特雷莎·梅依然面臨內閣審核協議的挑戰;因此,我們認為歐元兌英鎊在脫歐協議公布後可能因膝跳反應而先行走低,但在內閣審核通過前料將快速反彈,我們預期英鎊在未來數月內將波動加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重申歐洲國家應結構性改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如既往地重申,歐洲國家應“抓住持續高於潛在增長率的機會”,實施結構性改革,並為財政政策(利用支出和稅收政策影嚮經濟狀況)重建空間。

在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爆發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直在鼓吹歐盟的結構性改革。這場危機導致幾個國家——最引人註目的是希臘——嚴重負債。但它也暗示,德國等擁有強勁貿易順差的國家也應增加支出。

除了外部壓力,與強大的鄰國俄羅斯的貿易沖突和緊張關系使該地區受到政治動蕩的打擊。右翼的民粹主義政黨在整個歐元區都取得了強勁增長,而隨著英國脫歐、德國總理默克爾將於2021年(如果不是之前的話)退出政壇,以及意大利在2019年的支出計劃上的徹底反叛,該地區正面臨著不確定的未來。歐洲央行定於12月結束量化寬松計劃的計劃也即將結束。

經濟學家表示,經濟狀況和通脹可能足夠強勁,令歐洲央行得以在明年啓動收緊政策周期,但這之後會發生什麼就不那麼清楚了,意大利的動蕩、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和全球股市波動,已經促使投資者將歐洲央行首次加息的時間預期從2019年9月推遲到12月。

歐洲央行面臨將利率恢複到“正常”水平的挑戰
匯豐銀行固定收益全球主管Steven Major表示,“歐洲央行收緊政策的預期似乎又是一次搶跑”,市場消化的歐洲央行加息時間預期表明,歐洲央行官員的講話加劇了對薪資增長和整體通脹上升的懷疑情緒,備受關註的衡量歐元區長期通脹預期的指標,五年遠期損益平衡通脹率已從上周觸及的一年低點反彈,不過,該指標目前處於1.69%,仍遠低於歐洲央行接近2%的通脹目標。

歐洲央行啓動收緊政策周期的速度十分緩慢並不令人意外,美聯儲第一次和第二次加息之間的間隔為一年,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任期明年10月屆滿,也給加息時機帶來了一些不確定性。歐洲央行目前面臨的問題是,其收緊政策周期啓動之時,很可能是美國經濟開始放緩之際,這可能暗示美聯儲將會暫停升息。

荷蘭國際集團高級利率策略師Martin van Vliet表示,“市場目前消化的預期是兩年後存款利率升至零,這相當悲觀,五年後的遠期曲線顯示,存款利率將會非常緩慢地爬升至接近、但仍低於1%的水平”。

Van Vliet稱,這表明投資者部分消化了歐洲央行加息周期計劃流產的預期,或者說,他們認為歐元區的中性政策利率,既不限制也不經濟的利率水平,可能仍保持在負值區域,這一點意義重大,因為這意味著歐洲央行將降息作為應對經濟放緩工具的空間有限,表明央行可能不得不再次轉向量化寬松。

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包括歐洲央行在內的主要央行將利率壓低至紀錄低位或負值區間,以對抗通縮並疲弱經濟,他們現在面臨的挑戰是,在經濟增長再度放緩之前將利率恢複到“正常”水平。

由於美聯儲周五淩晨維持利率不變,並暗示12月份會加息,再加上IMF下調歐元區未來的經濟增速預期,歐元隔夜大跌創一周新低至1.1352,短線下行風險顯著增加,建議關註1.30整數關口附近的支撐。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