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油價何去何從?

國際油價何去何從?

國際能源機構的報告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石油供應同比增長了235萬桶/天,目前僅沙特、俄羅斯和美國三國的石油產量就可以滿足全球三分之一的需求。

美國財政部11月5日發布通告稱,當天起對涉及伊朗金融、航運、航空、能源等領域的超過700個個人、實體、飛機和船只實施制裁,還要求其他國家停止購買伊朗原油。這是美國今年5月宣布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後重啓的第二批對伊制裁。

美國的制裁最引人關註的無疑是對伊朗出口石油的禁運。今年5月份,美國宣布對伊朗進行制裁,由於市場擔心供應短缺,導致原油價格出現連續上漲。不過,隨著制裁措施的實施,市場擔憂情緒逐漸散去,國際油價開始企穩和逐漸回落。10月3日,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還在86美元高位運行,但從10月4日開始下跌,當天跌幅達2%左右。此後,國際油價一路走低,跌幅超過10%。

特朗普稱,雖然伊朗已經喪失了一半的產能,但未來油價仍會大幅下跌,對伊朗重啓的石油制裁也將會是循序漸進的。不過,市場關心的問題是,在豁免政策180天的期限到期後會發生什麼。

第二輪制裁已經生效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月5日在記者會上說,美國將暫時允許8個國家或地區在美重啓對伊朗制裁後繼續購買伊朗石油。這些國家或地區包括:中國、印度、意大利、希臘、日本、韓國、土耳其和中國台灣地區,豁免期限為180天,且不打算延長這一期限。

蓬佩奧還表示,美國希望和伊朗簽署新的協議,除非伊朗滿足美方此前提出的12項要求,否則美國將無情地對伊朗施加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對伊朗的石油制裁正式生效後,特朗普表示,希望循序漸進推行制裁,以免激起油價上漲。與此同時,在制裁正式生效後,國際油價跳漲,布油一度漲破74美元,日內漲幅超過1.7%,美油曾漲破64美元,日內漲近1.6%。此後油價逐步回吐漲幅。

不過,最終,WTI 12月原油收跌0.04美元,跌幅為0.06%,收報63.1美元/桶。布倫特1月原油收漲0.47%,收報73.17美元/桶,止住了5日連跌。之前WTI累跌6.3%,創約8個月最大單周跌幅。布油累跌6.2%,連跌4周。

休斯敦石油協會(Lipow Oil Associates)主席安迪·李泊(Andy Lipow)認為,美國重啓制裁,可能會為美國原油出口在今年年底升至紀錄新高創造條件。

研究公司晨星Morningstar原油及原油產品主管桑迪·菲爾登(Sandy Fielden)表示,盡管如此,油價的上漲仍將推動美國產量增長,使得WTI原油與布倫特原油之間的價差擴大。

《經濟學人》指出,明年頁岩油熱潮將令美國錄得自國際能源署有記錄以來單一國家石油產量的最大增幅。美國目前已超越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產國。

國際油價何去何從

美國宣布對伊朗重啓制裁後,其效果逐漸顯現。

根據湯姆森路透社Refinitiv Eikon油品的貿易數據顯示,伊朗包括凝析油在內的原油出貨量在2018年年中達到約300萬桶/天的峰值,這也是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之前的數據。但根據業內估計,9月,伊朗原油和凝析油的出口量下降到只有190萬桶/日。在整個11月份,伊朗原油出口基本不會超過150萬桶/日。

雖然歐盟通過了保護歐洲企業免受美國制裁的法律,但從監測到的數據看,法國從7月份就停止進口伊朗原油和凝析油,意大利和西班牙9月份進口伊朗原油和凝析油的數量,分別比上半年平均數下降了2.7萬桶/日和1.5萬桶/日。

依據石油輸出國組織發布的最新一期《石油市場月報》刊載的數據,2018年第一季度伊朗的原油產量為381.1萬桶/日,7月和8月份均為380.6萬桶/日,9月份為375.5萬桶/日;而市場其他機構給出的數據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伊朗的原油產量為381.7萬桶/日,7月和8月份分別為374.7萬桶/日、359.7萬桶/日,9月份則下降到344.7萬桶/日。

分析師警告稱,由於對伊朗實施制裁將減少原油庫存,預計明年布倫特原油的價格可能高達100美元/桶。美國銀行分析師梅里爾·林奇(Merril Lynch)表示,到2019年中布倫特原油價格可能會達到90美元/桶。

Eclipse International期貨經紀商馬克·斯庫里(Mark Scullion)預計石油價格將進一步下跌。

調查結果也顯示,石油交易員與分析師繼續看空石油價格的走勢。

目前,國際上很多船運企業已經不同伊朗開展業務往來,伊朗石油出口運輸主要由國營的伊朗船運公司(NITC)和伊朗伊斯蘭航運公司(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Shipping Lines)承擔。由於很多國家減少了伊朗原油和凝析油的進口,伊朗大量油輪被迫用作浮倉,儲存所生產的原油和凝析油。

而自2012年以來,美國就沒有進口伊朗石油。

美國是能源霸主嗎

國際能源機構的報告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石油供應同比增長了235萬桶/天,但伊朗的石油出口正急劇下跌,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也直線下降,利比亞和伊拉克的供應不穩,目前,僅沙特、俄羅斯和美國三國的石油產量就可以滿足全球三分之一的需求。

與此同時,美國10月份的石油日產量達到了1100萬桶以上,且石油庫存已經連續5周上漲,石油鑽探量也在增加,鑽井數達到3年半以來的最高水平。

《經濟學人》指出,這種變化無疑非比尋常。雖然特朗普的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誇口“美國是能源霸主”,能“填補任何能源缺口”,而實際上,頁岩油的開採也面臨局限,石油運輸管道等基礎設施也存在瓶頸,一些企業的外運能力已經無法滿足日漸提高的產油量。

更難解決的問題是,自2014年以來,從頁岩中採油的效率已經提升,目前每桶石油的保本價格中位數為46美元,但成本卻在上升。油企高管們抱怨勞動力長期短缺,隨著鑽井愈加密集,一些地區的生產率增速正在放緩。為了從岩石中鑽採更多石油,油企現在的用水量和用砂量都非常驚人。據統計,用水力壓裂法從一口鑽井里開採石油可能要用到近6500萬升水,相當於25個奧運標準游泳池的註水量。而這對後勤運輸和自然環境都造成了壓力。美國一些州都正在考慮對壓裂採油實施新限制。

《經濟學人》表示,國際石油公司擁有足夠的規糢和專業物流能力來應對其中一些問題。很多公司都削減了在複雜的長期項目上的開支,與此同時投入更多資金開採頁岩油,這就使得頁岩油的成本更加可測,投資周期也遠遠短於大型海上採油項目。雪佛龍、英國石油公司和埃克森美孚都在美國擁有大量高產的開採盆地,隨著頁岩油開採企業越來越尋求規糢效益,這些大企業的加入可能會引起業內進一步整合。隨著行業日漸成熟及成本的上升,美國頁岩油近期的產量可能會變得相對緩慢。

《經濟學人》認為,雖然在美國頁岩油企業崛起大約10年之後,其支持者可以振臂高呼這一創新為世界找到了石油和天然氣的龐大新源泉,頁岩油生產商也確實可以相對快速地提高產量,但美國還根本談不上能源自足。

去年,美國每天進口超過1000萬桶石油,約為其消費量的一半。頁岩油行業緩沖油價沖擊的能力也很容易被誇大,達拉斯聯儲最近警告稱,頁岩油行業“可能越來越”無法跟上需求的增長,令全球更容易受到引發油價飆升的地緣政治事件所連累。成為頁岩油超級大國確實好處多多,但這並不意味著可以控制石油市場。

制裁遭遇多國反對

美國此次對伊朗全面重啓制裁,並未獲得歐洲盟友的支持,多國批評美國重啓對伊朗制裁。

德國外長馬斯11月6號在柏林表示,德國反對美國重啓對伊朗制裁,德國將與歐盟其他成員國共同努力,以確保歐洲與伊朗間的貿易往來得以繼續進行。

《伊朗日報》表示,伊朗的石油貿易不會被擊垮,伊朗的原油產量雖然相較去年大幅下降,但也足以維持伊朗經濟正常運轉。禁令生效後伊朗仍有大客戶繼續購買石油。歐亞多國代表已向伊朗發出了保證的信息,他們願意繼續與伊朗保持合作。美國政府打壓伊朗石油出口的速度比預想的要快,但壓力只是暫時的,美國要想徹底擊垮伊朗的石油貿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伊朗《德黑蘭時報》認為,美國對伊朗制裁已經黔驢技窮。除了制裁,美國別無其他高明的手段。而伊朗政府對美國這一慣用手法早已非常熟悉。

英國路透社指出,美國想通過制裁將伊朗的石油出口削減至零,這一想法是不切實際的。特朗普重啓對伊朗能源領域的制裁旨在扼殺伊核協定,通過對伊朗施加經濟和政治壓力使伊朗重回談判桌,與美國商討特朗普提出的新協定內容。但伊核問題需要大國合作共同解決,而特朗普一味實行美國優先政策,已經令其在國際舞台上失去了不少合作夥伴。

《今日俄羅斯》發表了題為“對伊制裁傷人傷己”的文章。文章指出,白宮曾態度強硬地表示要對伊朗執行史上最嚴厲的制裁,之後又改口稱將允許一些國家繼續進口數量有限的伊朗石油。禁令生效的日期正在逼近,但是美國政府內部仍然存在分歧,主要因為一旦美國走強硬路線,將會加速歐洲和其他國家另尋金融架構,建立一個獨立於美元的金融體系,這會威脅到美元的儲備地位,削弱美國在全球市場的影嚮力。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訪問時說,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是完全不合法的,是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公然違背,美國的這種做法不會達成任何目的,只會讓美國自己深深失望。拉夫羅夫還說,俄羅斯不會因為美國的制裁中斷與伊朗的經貿合作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