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迎來新任理事鮑曼,未來加息或者受影響

美聯儲迎來新任理事鮑曼,未來加息或者受影響

當地時間11月15日下午,美國參議院以64-34票確認特朗普提名的堪薩斯州銀行監理官鮑曼(Michelle Bowman)擔任美聯儲理事 。她的政策趨向到底會是鷹派還是鴿派,目前外間還不得而知,但她已承諾將重點放在實現美聯儲的穩定物價和最大限度就業目標上。

鮑曼確認為美聯儲理事,政策趨向尚不可知

據悉,肯塔基州參議員保羅(Rand Paul)是唯一投票反對鮑曼提名的共和黨人士,而13名民主黨人士投了贊成票。

隨著提名得到確認,鮑曼將成為美聯儲第五位理事。她目前的職位將於2020年到期。 

鮑曼在堪薩斯大學獲得學士學位,在華盛頓大學獲得法律學位。她自2017年起擔任堪薩斯州銀行監理官。鮑曼的家族擁有位於堪薩斯州Council Grove的銀行Farmers and Drovers Bank,她從2010年起擔任該銀行副總裁,後來才接任堪薩斯州銀行監理官一職。由於曾經在前堪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杜爾(Bob Dole)手下工作,也曾任前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湯姆里奇(Tom Ridge)的副手,因此鮑曼也算與華府相當熟稔。

州立銀行協會、社區銀行家和州立銀行監管者特別支持鮑曼的提名。美國獨立社區銀行家協會(Independent community Bankers of America)負責人雷尼(Rebeca Romero Rainey)表示:“作為第五代社區銀行家,鮑曼在州和聯邦一級都有工作經驗,是美聯儲社區銀行職位的最佳人選。我們期待著與她合作,解決社區銀行及其服務社區面臨的緊迫監管問題。”

43家國有銀行協會致信參議院,稱鮑曼擁有豐富的專業經驗、老練的判斷力和對金融、農邨和農業經濟的洞察力,能使美聯儲董事會變得更加多樣化,並加強其審議、制定規則和公開市場操作。

在鮑曼的提名得到確認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填補了美聯儲董事會的三個空缺席位。美聯儲目前還缺少兩位理事。特朗普總統曾經提名卡內基梅隆大學經濟學家古德弗蘭德(Marvin Goodfriend)和美聯儲經濟學家內莉·梁(Nellie Liang)擔任美聯儲理事,但一些參議院共和黨人士可能會反對他們的提名。目前尚不清楚參議院何時會考慮確認他們的提名。

數批美聯儲無效,特朗普開始“摻鴿派”

美聯儲今年已加息三次,預計將在12月再次加息。特朗普最近幾周對美聯儲加息以防止經濟過熱進行了尖銳抨擊,稱這是他面臨的“最大威脅”。

不過,美聯儲面對特朗普的批評並不慌亂,甚至對此為美聯儲的行動進行辯解。當地時間11月14日晚間,特朗普提名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美聯儲的責任實際上是向國會負責。國會指派給美聯儲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追求就業最大化和物價穩定的目標。美聯儲有工具去實現這些目標,只是在努力做好這些工作,目前也做得很好。

實際上,在口頭幹預無效下,特朗普已經開始另辟蹊徑,試圖通過迂回策略達到影嚮美聯儲貨幣政策決議的效果。他顯然會更加希望確保自己提名的人選能夠代表他的立場,他提名了古德弗蘭德和內莉·梁兩位鴿派人士進入理事會,意圖改變美聯儲內部的鷹派與鴿派比例。
 
然而,不管特朗普提名了哪些人員進入美聯儲,可以預測的一點是,都已經來不及改變美聯儲12月的加息決定了。但是,新的理事們卻可能影嚮美聯儲2019年的政策走向,乃至更為迅速地影嚮市場的預期。如果特朗普成功地將兩位鴿派人士推入美聯儲,而鮑曼也與他們站在統一陣營,加上美聯儲鴿派理事布拉德,美聯儲內部將形成一股不可忽視的鴿派力量。

如果特朗普真能實現這點,金融市場就會做出反應。美聯儲不斷加息導致美元不斷走強,但是如果特朗普提名了立場明確的鴿派人士為美聯儲理事的話,美元就可能趨向疲軟。

目前,華爾街正在擔心,美聯儲的政策錯誤可能導致美國2020年發生經濟衰退,而特朗普向理事會加入鴿派人士顯然有助於緩解這種憂慮,從而推動美股走高。

不過,特朗普這種做法是否會奏效尚未可知。值得註意的一點是,除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外,特朗普還曾提名持有鴿派觀點的誇爾斯(Randal Quarles)和克拉里達(Richard Clarida)為美聯儲理事,但兩位隨後卻意外轉為鷹派。 

至於提名剛剛得到確認的鮑曼,雖然其政策觀點目前不得而知,但也應該引起投資者重視,因為她未來的政策立場將影嚮美聯儲內部鷹鴿陣營分布情況,決定美聯儲未來貨幣政策走向,從而影嚮美元以及美股走勢。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